新闻资讯 -- 正文

8年无性婚姻,却出轨学生:及时止损,是女人在感情里的最高境界

点击查看《热带雨》片段

人生中90%的不幸都是因为不甘心

作者 / 清凉油

主编/周小九

十点视频原创

每个人身边,都会有一两个“恋爱脑”的朋友。他们容易遇到渣男/女,却舍不得分手。

前两天,我就从朋友那收到了1000块钱的赌金。

我们打赌,如果今年她能跟前任断联,我就给她1000元,反之她就得给我1000元。

结果,不到一个月,我的朋友就跟前男友重新秀起了恩爱,这是他们的第4次复合。

期间,她已被劈腿多次,被伤得千疮百孔。她也明知道对方是个烂人,因为他而情绪焦躁,变得歇斯底里。

她还是选择了跟他和好。

 

恨铁不成钢之余,我想跟大家讨论一个问题:

 

分手,为什么这么难?

 

为什么总是放不下?

 

很多时候,在一段感情中我们万分痛苦,却不肯放下,只是因为三个字——不甘心。

 

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系教授霍尔·亚科斯(Hal Arkes)和利物浦大学的卡特琳·布拉Catehrine Blumer)曾做过一个实验。

 

他们先让人们花100美元,购买密歇根滑雪之旅的票,过了几天又放出消息说,其实价值50美元的威斯康星滑雪之旅,比密歇根的要好玩得多。

 

等人们去买了威斯康星的票之后,他又告诉这些人,这两次滑雪之旅的时间撞了,只能选一个参加。

 

结果大多数人放弃了便宜又好玩的威斯康星滑雪之旅,选择了又贵又无聊的那个。

 

他们认为,选100美元这个只损失50美元,但选50美元的那个却要损失100美元。

 

因为不甘心投入的100美元,这些人宁愿把时间耗费在一段无趣的旅程。

 

这就是心理学中的“沉没成本效应”,为了避免损失带来的负面情绪,人们会沉溺于过去的付出中,做出非理性的选择。

 

金钱的投入尚且如此,更何况感情。

 

我的那位朋友,之所以放不下那段糟糕的恋情,正是因为她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几年,全给了这个男人。

 

遇见这个人时,她22岁,他35岁。

 

她陪他看电影、帮他布置房间,等他回家,给他做晚饭......最重要的是,他是她的初恋。

 

恋爱的前两年,因为对方的要求,这段感情一直保持着“地下恋情”的状态。

 

出于对伴侣的忠诚,这期间虽然几个不错的男生对她示好,她都拒绝了。

 

哪怕当时男方经常以“单身”的名义,到处撩妹,在各种场合假装跟她不熟,她都以“爱”的名义,全盘接受。

 

每次男方劈腿以后,都会在道歉时给她一些虚幻的承诺和希望。

 

第一次是曝光恋情,给她“安全感”。

 

第二次是计划结婚,介绍她给他的父母认识。

 

第三次是说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如果离开她自己就是个废人……

 

这个男人的每一次“回心转意”,都变成了“他还是爱她”的印证。

 

就这样,他们的关系维持了4年。

 

这期间,所有的爱、恨、不安、委屈、愤怒、羞耻、希望和错过那些恋爱机会,都成了这个朋友的“沉没成本”。

 

到了后期,面对伴侣的劈腿,她与其说愤怒,不如说是不甘——他越是出轨,她就越想付出更多的爱,来抓住这个男人。

 

恋爱曝光后的这两年,很多朋友都劝过她分手,但她就像赌徒一样,在这段感情里不断地“加码”。

 

“我大概不会再爱上别的人了”,这是她最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。

 

在旁人看来,这种“赌徒心理”很不理性,但到了她那里却变成了“最优的选择”。

 

亚科斯教授曾以一句话来总结他的实验:“人生中90%的不幸,都是因为不甘心,这是很多人不懂得及时止损的原因。”

 

 

你什么时候决定放弃一个人?

 

知乎上有个问题:哪一个瞬间让你下定决心分手。

其中一个回答获得了3.2万个点赞: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一颗奇怪的树,却没想要告诉他。

当我们爱一个人的时候,TA会潜伏在我们每一个心念流转的瞬间。

当这种感情不复存在,即使在恋爱中,也会感到孤单。

 

可很多时候,人们明明已经不爱了,却不愿去结束一段关系。

 

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在《断舍离》里提到过三种“无法放手”的人:

 

执着过往型:他们珍藏了很多以前的相册、信件、纪念品等旧物;不愿意直面现实,总是沉湎于过去快乐的时光。 逃避现实型:因为工作繁忙,整理家务的事情总是推后进行,乱七八糟的家让人心情也很糟糕,就更不愿意待在家中,陷入了恶性循环。忧虑未来型:总是担心“没有某个东西会发愁”,总是不停地为不知何时才会发生的未来事件储蓄物资。点击图片,加入「十点听书会员」,即可收听全本书的内容。一段无爱的亲密关系,就跟堆放在房间里的杂物无异——不需要,不适合,也不愉快。 但或许是因为太珍视曾经的那些美好,也可能是不想面对分手的瞬间,甚至担心自己再也遇不到这么好的人,感情消散后,很多人依然会选择将就过下去。 人与人的相遇,跟人与物的关系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 在欧洲东南部的小国克罗地亚,有一间专门收藏情侣分手所弃置的礼物的“失恋博物馆”。 这里收存着1300多件来自世界各地失恋者的“爱情遗物”,其中包括情书、相册、订婚戒指、按摩油、小轮摩托车……每件物品的背后都是一段已经终结的爱情。  博物馆里,有一把斧头,它的主人是一个德国女孩。 她在得知自己的恋人劈腿后,买了这把斧头,把他们一起购买的家具全都劈碎了。 等到恋人来取家具时,她给了他一袋家具碎片。 这个女孩在斧子旁边的说明中写道:越劈,我的沮丧就越少,这斧子成为了我的疗伤工具。  展品中还有一把熨斗,它的主人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: 我曾用这熨斗熨我的婚纱,但现在除了它什么都没有留下。 这座失恋博物馆的创始人欧琳卡和德拉仁原本也是一对情侣,但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。处理共同物品的时候,他们萌生了创立失恋博物馆的想法,希望以此方式让失恋者们早日释怀。 就像山下英子在《断舍离》中所说的那样,一个人与一件物品相遇是极为短暂的、微弱的缘分。只有尽力去珍惜爱护这种缘分,才是真正意义上对“太可惜了”这种感叹的回应。 当我们以历史的眼光来看人与人的关系,就会发现人的一辈子,会遇到很多人,不一定非要排序。 而每一段感情,只要是认真对待过,即便没有结果,也不可惜。 在缘分走到终点时,我们能做的只有感谢曾经的发生,和放下当下的执着。  走出“伞下” 我一直觉得“劝和不劝分”,是种很不负责任的态度。 这句话背后的逻辑,无关当事人的幸福,而是一种圆滑的处世态度: 劝分:而双方和好了,你可能里外不是人。 劝和 :双方分了,与你无干;双方和好,朋友感激你。 并且这背后还隐藏着对“亲密关系”的迷信,仿佛每个人都应该绑定在一段关系中,才是正确的,才能获得幸福。 在《断舍离》里,山下英子把这类“社会主流观念”称之为“伞”。 人们总是认为,只要在伞下,就会安心,一旦走出伞的范围,就会被雨淋。 但实际上,很多时候伞外的天空是晴朗的艳阳天,一望无际。我们却因为这把伞,把自己“囚禁”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。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用“断舍离”的智慧,去帮助自己整理思绪,清楚自己的需求,然后跳出各种思维困境,自由自在地去选择和生活。 去年有部名为《热带雨》的电影,我很喜欢,讲的就是走出伞下的故事。从马来西亚移居新加坡的阿玲是一间高中的中文老师,她和丈夫结婚8年,一直在积极备孕,却没有小孩。丈夫对她非常冷淡,排卵日到了,丈夫却在外面喝得烂醉,直到深夜才回家。她只好一个人去医院,用丈夫冷冻的精子进行人工受孕。 生活的重担,他也愿分担,公公中风瘫痪在床,全靠阿玲照顾,家里的大小事,也由她操持,像是这个家的免费保姆。 面对不爱她的丈夫,这场婚姻像是一场她的独角戏。 在任职的学校,阿玲的事业也发展的并不顺利,唯一能给她带来一丝安慰的是一个叫伟伦的学生。他和阿玲一样,因为父母长期不在身边,很孤独。不知不觉中,两人的师生之情,转变成了禁忌之爱。 可这段错位的感情不可能有未来,分手时,两人在雨中相拥。 伟伦说:“这是我第一次分手,可以让我难忘一点吗?我的心很痛” 阿玲安慰他:“是这样的,以后你就会习惯的。” 这是她教给了他的最后一课:在亲密关系中,分手是一种常态。 片尾阿玲离了婚,甩了情人,离开了学校,从新加坡回到故乡。一直阴沉下雨的天气总算是放晴了,站在一束阳光下,她也展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。 从社会主流的观念看,这并不是一个“圆满”的结局。但对阿玲而言,却是她给自己最好的交代。 在放下对事业、婚姻、孩子和爱情的执念,走出“伞下”的那一刻,她找回了自己。 断舍离的过程,虽然痛苦,却宛若新生。 无论恋爱还是结婚,都是为了追求幸福而不是讨要苦难。爱错了一个人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葬送自己。其实人最亲密关系,是和自己的关系,无论有谁没谁,快乐都要自己负责。如果一段关系经营得很痛苦,那就放手吧。

 

就像山下英子在《断舍离》中所说:  “不管东西有多贵,有多稀有,能够按照自己是否需要来判断的人,才够强大。” 

 

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封面来源:《荞麦疯长》剧照,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作者:清凉油,一个能顶半边天的孤寡中年少女。本文由十点视频原创首发。

十点视频,600万人的文艺生活平台,陪你看见更温暖的世界。

点击下图,阅读更多推文

点个在看

低质量的婚姻,不如高质量的单身

 ↓ ↓ ↓

posted @ 21-01-04 07:0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揭阳市沙猪电子营业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